闫油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今年的诺贝尓文学奖得主是?卖得最好的反正都是村上春树

今年的诺贝尓文学奖得主是?卖得最好的反正都是村上春树

时间:2019-11-30 09:32:25

当地时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祖克(olga tokarcz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男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对大多数读者来说,这是两个陌生的名字——甚至百度索引也不包括他们的条目。

2019.10.11百度索引截屏

然而,这并不妨碍每个人买书的热情。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后,他们的作品在当当网飙升的图书排行榜上占据了前四名。

2019年10月11日,当当网的图书飙升

然而,这一次被提名的三位中国作家——残雪、余华和杨炼——也在他们的搜索关键词中加入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从而带来了销量和搜索量的增加。

本周残雪、余华、杨炼百度搜索指数的变化趋势

我们可以看到重量级文学奖的出版带来了相关书籍销量的急剧增长,尽管这种增长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奖项和提名中。

“诺贝尔奖效应”(Nobel Prize Effect)是指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后,相关作品的销量和销售量急剧增加。这样一个重量级奖项显然促进了书籍的销售。

2012年10月11日,瑞典文学院宣布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随即,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莫言全集全部14卷在当当网独家预售,市场价格为418元,预售价格为334.4元。三天内预售量超过10万套,成为当当网预售史上销售最快的系列之一。据腾讯科技此前报道,当年10月莫言代表作《檀香刑》和《红高粱家族》的日销量较过去增长了20倍,日销量超过1万册。

莫言之后,中国读者更加关注诺贝尔文学奖。这一优势在2013年的获奖者爱丽丝·门罗身上尤为明显:与颁奖前一个月相比,她在颁奖后一个月的总销售额增加了近1500倍。

其他年份的诺贝尔奖得主也不例外。2014年获奖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作品的销量在奖项宣布后的一个月内增长了240倍。2015年的获奖者Svetlana alexeyevich在获奖后,她的作品销量增长了近74倍。2017年获奖者石黑一雄在该奖项宣布后的一天,他的作品的销量与前一天同期相比增加了253倍,相关关键词的搜索量增加了2000多倍。

但是诺贝尔奖对销售的刺激是短暂的。根据《文汇报》此前的统计,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作品一般在获奖后两个月达到销售高峰,然后在获奖后六个月开始下降并达到相对稳定的水平。

氪星统计了当当网淘宝店在2019年宣布“双黄丹”后的第一天,即截至10月11日的月销售额。我们发现:(1)诺贝尔奖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降低。获胜时间越长,被读者遗忘的可能性就越大,销量也相对较低。(2)莫言2012年获奖是一个分水岭。从那以后,诺贝尔奖获得者受到了更多的关注。(3)莫言、石黑一雄、鲍勃·迪伦(Bob Dylan)等在中国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家对销量没有明显的递减效应。随着接下来几年诺贝尔奖的宣布,10月份的关注将有所恢复。

Dangdang.com(淘宝店)近十年诺贝尔奖得主图书销售10.1-10.11(本)

Dangdang.com(淘宝店)近十年诺贝尔奖获得者作品销售10.1-10.11(元)

加西亚·马尔克斯是最畅销的诺贝尔奖作家。仅他的书的销量就是过去十年十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两倍。即使十大文学巨擘,加上常年畅销的诺贝尔奖得主加缪和川端康成,在图书销售上仍然无法与加西亚·马尔克斯相提并论。仅在当当网的淘宝店,《百年孤独》在过去十天就卖出了5000多本。

“伴游之王”村上春树在吸收金钱的能力上可以与加西亚·马尔克斯相媲美。

《与国王同行》当然是对公众舆论的消费,但它也暗示着一种恭维:村上春树在过去十年里一直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他的图书销售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本月,村上春树在Dangdang.com(淘宝店)的销售额相当于2010年至2019年10位诺贝尔奖得主的总和。

几乎每年十月,每个人都密切关注村上春树。诺贝尔奖宣布的那天,他的百度搜索指数与当年的获奖者持平。他一直被提名,但从未获奖。尽管这有点残忍,村上本人比大多数读者更开明。2017年,他的自传《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在中国出版。在这本书里,他谈到了自己对“文学奖”的态度:“我不知道迄今为止谁获得了这个奖(芥川奖),或者谁没有获得这个奖。我以前对它不感兴趣,现在它几乎一样(或者越来越)无聊。”

“任何名称都是奖项,从奥斯卡奖到诺贝尔文学奖,除了评价标准仅限于数字特别奖之外,客观的价值证据并不存在。如果你想找缺点,你可以找出你想要多少缺点。如果你想珍惜它,你就不能把它当珍宝看待。”

村上春树和鲍勃·迪伦(201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百度搜索指数趋势比较

村上春树和石黑浩(2017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百度搜索指数变化趋势比较

没有客观的价值证据吗?不完全是。在100多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过程中,评选标准与时俱进,但其核心始终不变。正如其官方网站所介绍的,它将被授予“那些在文学界以理想倾向创作出最好作品的人”。

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库克和彼得·汉德克分别颁奖:“她拥有百科全书般的叙事想象力,并将跨越国界视为自己生活的一种形式。”他以其深远的作品和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经验的边缘性和特殊性。

自1901年获得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以来,想象力、独创性和对人类的探索也是它一直坚持的标准。通过对115位诺贝尔奖得主获奖词的词频分析,我们发现艺术、人、力量、想象力、理想主义和时代是最受重视的关键词。

11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获奖感言中的高频词

在此之前,一些人还按照时间顺序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演讲进行了评估。从1901年到1919年的关键词是理想主义。第一位获奖者,法国诗人普拉德霍姆(Prudhomme)将该奖项授予“高尚的理想、完美的艺术和罕见的心智与智慧的展示”。与其说是他的文学造诣,不如说是他的理想主义。

从1920年到1939年的关键词是人道主义。例如,1925年《圣女贞德》的作者萧伯纳因其充满理想主义和人性的作品而获得荣誉。

从那以后,从1945年到1949年,《喧哗与骚动》的作者福克纳一直倡导激情,并在此期间获奖。1950-1990年强调良心和自由。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获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奖。自1991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奖项颁给了展现不同人类文明的作家。来自墨西哥、南非、秘鲁、毛里求斯和中国等非欧美文化国家的作家获得了许多奖项。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中。在115名获奖者中,15名是女性,其中9名在1990年后获奖。

如果将1900年至2019年的120年分为30年,四个阶段的女性获奖者比例分别为10.3%、8%、3.2%和30%。

提名还包括中国女作家残雪的名字。在尼西罗德公布的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中,残雪曾是第三高,也是今年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人。

尽管她曾经说过“诺贝尔文学奖只是一个基于流行作品的文学奖”,但这个入围名单也给她的书带来了轰动。残雪当当淘宝店的图书销量超过了2018年和2019年获奖者的图书总销量。

当然,与另一位获得今年诺贝尔奖提名的作家余华相比,残雪的书仍然相对稀少。然而,她似乎不关心小公众。她更重视写作。在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她表示,她的所有小说“都没有写与“时代”表面相关的生活”。她描述了“那个时代深刻的身体和精神体验”。今年早些时候出版的《赤脚医生》是一部她认为最能反映她的艺术理念的作品。在一次采访中,她说作品中传达的生死观既是开明的中国人,也是冷静冷静的西方人。

纵观100多年来的15位女性获奖者,其中一些是少数民族,她们写的是犹太裔和非裔美国人的情况。一些记者忠实地记录了切尔诺贝利灾难的整个故事,供子孙后代从历史中学习。有些人已经在中国生活了40年,记录了中国农民的生活。这些敏感而有力的话语为解读当时的社会思潮和历史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女性视角。

获胜者的性别分布也是我们了解当时妇女状况的一个视角。19世纪末20世纪初,第一波妇女解放运动出现了。表现出理想主义的塞尔玛·拉格洛夫成为第一位女性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20世纪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1945年,智利女诗人加布里埃拉·米斯特拉获得该奖项。二战前后的独立国家在文化领域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下一个女性获胜者要到将近20年后才会出现——就在第二波女性运动兴起的时候。

到了1990年,女作家变得更加活跃。他们更加尖锐地批评性别不平等,更加关注社会弊病,更加直白地描写现代女性的生活经历和情感波动。因此,她们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过去30年里,30名获奖者中有9名是妇女。

15名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

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安德斯·奥尔森法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必要打开视野。

“我们以前的奖项有些以欧洲为中心,但现在我们必须放眼世界。而且,以前总是有一些男性倾向,但是现在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女作家,所以这个选择更加强烈和广泛。”

世界只有一个,但它有无限的深度和无数的部分。不同性别、国家和种族群体的作者用自己的话来表达他们对世界的看法。

诺贝尔文学奖也越来越认识到这种“多样性”的魅力,并为这些从少数人角度思考的人带来商业价值。


甘肃快三投注 香港彩app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